欢迎来到绿资酷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原创专栏
惊险一夜,肃清电鱼者
206

2018年11月份的某个夜晚,一名志愿者发来的一条消息,让我瞬间绷紧了神经。


“现在龙潭坝上面有人用船打鱼”。

信息确认后,我连忙打电话给四叔: “四叔,有志愿者说龙潭坝上面有人开着船在电打鱼,你方不方便去现场看一下?”

“哪里?是龙潭坝上面吗?”

“是的,刚有名志愿者给我讲的”

“好的,我马上去,你给老沙打电话,喊他也来”


这几天,杨市一直阴雨连绵,路面泥泞不堪,但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大量的鱼被电死视而不见。挂掉电话,四叔就急匆匆开车去往现场。


四叔

杨市河流守望者小队副队长,杨市环保志愿者中的翘楚。



听了四叔的嘱咐,我立刻打电话给沙哥,沙哥未曾犹豫,表示愿意和我一起去阻止这次电鱼惨剧的发生。


沙哥

杨市志愿者中的中流砥柱,杨市河流守望者小队成员。




在等待沙哥期间,四叔打来电话,说他已经到达现场,确认确实有人在电打鱼,并叫我们赶快赶往现场。


晚9点半左右,我们在距离现场较远处停了车。与潜伏在下游的四叔隔空交流了一下,而我们与四叔潜伏地中间就是那艘电鱼船。


一想到大批的鱼正在不断的被电死,我恨不得立马冲过去阻止。但沙哥说:“我们怎么去阻止他们?他们在水上,我们在岸上,你一出声,他们立马往河对岸一跑,你还怎么去人赃并获?”


我按捺住自己想要冲上前去的冲动,继续悄然潜伏在一侧。期间,这艘电鱼船似有察觉,用大灯往我们隐藏的方向扫了一遍,我开始害怕,并且不小心摔倒,这给我们的这次行动增加了几分惊险。



我们潜伏着观察了一阵子,情况已经摸清,只有赶紧打电话报警,让执法人员去解决这些问题,才能让这些违法者落网的同时,保障我们自身的安全。


于是我和老沙悄悄的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打电话报警,后继续回原处潜伏着。


10点20左右,警察同志们风驰电掣地赶到了,警灯在黑夜中格外醒目。只见那艘电鱼船关掉大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始逃窜。


考虑到他们可能会从对岸逃跑,我们决定派出一部分人开车去对岸拦截。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,这竟然给这些违法人员的逃跑制造了时间空隙。我们到达对岸时,河面上已经看不到那艘船了,我们沿河向下游寻找,未见他们的踪影。


我们继续在黑夜中狂奔,派出所的一名同志,一脚踩进及膝深的水里,我们的衣服湿了,鞋子湿了,但这都没有阻挡我们追捕破坏环境者的决心。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我们跑出很远,也未能追踪到这些犯罪分子的身影。



我们无功而返,很是失落,但沙哥不死心,继续沿着河岸往下游寻找,四叔也开车去追赶逃犯。


其余人都返回到最初抵达的河岸。这时,留下来搜寻的警察突然打来的电话让我们振奋不已,事情似乎出现了转机,电话中说:他们抓获了一条船。车在河岸边的乡村小路飞驰,快速到达截获现场后,警察对船进行侦查,最终得出结论:此船非彼船。


这条船明显没有下水的痕迹,鱼网子也是干的。四叔去追的也正是这艘还没有下水的船的主人,他们也是准备来龙潭坝电打鱼的团伙,正好被在这附近追捕电打鱼的我们看到,于是乎他们便一窝蜂跑掉了,只留下这艘由于不好带着一起跑路的船。


由于没有证据表明他们来电打鱼,即使四叔追到了人,也没什么作用,无法将他们治罪。于是有警察同志就联系四叔,让他赶紧回来。四叔返回,简短的总结后,警察收工,但我们却不甘心无功而返。就这样,警察同志们打道回府,我们重新出发寻找。


确定下游并没有那艘船的踪影,我们开车前往上游,将车停在杨市与枫坪交界处,我们便随即开始沿河寻找,岸边杂草丛生,真可谓步履维艰,因此我们打算和沙哥汇合后,便打道回府。


今晚夜黑路滑,许久不见沙哥的影子,我和四叔担心到了极点。我们一路呼喊沙哥的名字,只盼望哪儿有点亮光。正在我们焦急寻找之际,一个人影出现,嘿,那不是沙哥吗!


“阿沙,你不是在河对岸吗?你是蹚水过来的吗?”

“这大冬天的,我在那边没找到船和人,看见一艘在河边的筏子,用竹竿撑过来的。”

“好的,那我们现在回去吧?”

“没找到那艘船,不甘心啊!”

“那我们现在还去找?”

“去找吧,一定要找到才放心。”


于是我们又分头开始在河边寻找,我和四叔一组,行动力MAX的沙哥单独一组,这次我们决定分段寻找。


在漆黑的夜晚,万籁俱静,我们各自打着灯,在静静的河岸边,仔细的寻找。


“阿沙找到了!”四叔接到沙哥的电话后对我说。


与沙哥汇合后,他显得有点沮丧:“那条船是找到了,但是船上什么东西也没有,那些人全跑了”。人走船空,毫无证据,即便找到了船也是于事无补。


我安慰说:“没事,至少我们阻止了他们继续打鱼,而且还截获一艘准备来打鱼的船,也不算白忙活。”


沙哥精神稍微振奋了一点,强调这艘截获的船,一定要派出所不能再放出去,让我赶紧去派出所抓拍点证据。


听了沙哥的话,我心里有些难受,我虽于心不忍,但还是要告诉他,由于这艘渔船还没下水,并且没有开展违法活动,故而派出所也不能扣留很久。


沙哥心情低落,我们也好不到哪里去。我满心愤懑:恨不得一夜之间,这些电打鱼的犯罪分子全都落入法网,还我们一条美丽安静的河流。


总结这次与警察一起追捕电鱼者的经历,我们的行动有两次策略性失误。第一次,我们应该在第一时间冲到犯罪现场,对这群可恶的小偷高喊“举起手来,立即停止你们的犯罪行为”,想要人赃并获的等待,导致大量的鱼被电死。第二次,在追捕过程中,我们应该兵分两路,上下游一起寻找,事实证明,他们向上游逃跑,而我们却认为他们顺河而下,向下游跑了,这导致我们错过了抓捕他们的机会。


行动失败后,我这样安慰沙哥:“你要这样去看待今晚,我们至少阻止了他们继续电打鱼,还阻止了一起准备来电打鱼的团伙。今晚,我们拯救了起码上千斤的鱼,挽救了数百平米的水生环境。而且我们还收获了追捕经验,假设他们这次被我们吓怕了,再也不来电打鱼,这也是劳动成果呀!万一还来,我们也知道如何更有效率,更有力量的去阻止这些人!”其实这番话是在安慰沙哥,也是说给自己听,因为我愤懑的心情也需要安慰。


回到家,已经凌晨,再过几小时,曙光将会降临大地,黑暗也终将过去…….
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36号碧兴园2号楼1606室
邮编:100088
邮箱:comm@hyi.org.cn
在以下平台关注我们
合一绿学院 ©2017
技术支持:溪泽源